首页 >现代耽美 >别看他像是一只羊 >第一章 叔叔好全文阅读

第一章 叔叔好

作者:胡萝卜坑

正值下班高峰期,中环路高架上早就堵成一锅粥。

许翊坐在驾驶座上,右耳上带着一只蓝牙耳机听电话,左手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方向盘。

“预计明天就能转院走了是吧。”

“哎,对对。”电话那头的方源没想到许翊会说话,赶紧应下。又补充了句,“好歹咱们是能放松一下了啊。”

许翊只冷笑了声,方源那头便十分识趣地挂了电话。504床的病人,可以说是二人自毕业以来见过最麻烦的了,把整个科室的医生折腾的够呛,更不用说那些可怜的护士小姐姐。这要是转了院,也算能放松放松。

前方算是通了一点儿,车子随着车流缓缓前进。抬眼看,一片汽车尾灯,红火火的。

在车子缓慢蠕动的时候,许栩又一个电话打进来。许翊接起来,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说话不但多,还带了一丝温柔,“喂?”

“老哥哥,你下班了吗?今天应该不用值班了吧。”少女甜美的嗓音从耳机里传出,听得许翊心花怒放。

妹妹竟然记得他下班的时间、什么时候值班,还知道打电话来问问!多好的妹妹啊,真的平时没白疼!!!

他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止不住,眉梢总往上挑,却还是假装淡定“怎么了?”

如果方源在这里肯定会啧啧咋舌。谁能想到人冷话少,打个电话能冻死人还很不耐烦的许医生能因为妹妹的一句话笑出鱼尾纹来。

那头许栩不乐意了,“你笑啥!?”

“没。”许翊笑着单手抹了把脸,尽力抚平眼角根本不存在的鱼尾纹,“你想干什么?”

“明明就是笑了。”许栩偷偷嘀咕,“啊对了,你今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饭呀。”

许翊刚压下去的鱼尾纹又开始浮,嘴角也开始上扬,“嗯……不一定。”

天呐我温柔可爱又乖巧的妹妹要请我吃饭,真的太乖了叭!!我的妹妹怎么这么懂事!!!谁能娶她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福气!等她找了个男朋友我这个哥哥一定得好好把关,看看哪头猪拱了我的小白菜,看老子不整死他。

许栩急了,赶紧撒娇:“别呀哥哥,哥哥你最好了,妹妹请吃饭你一定要来啊。哥哥,求你了嘛。”

“……”可是我堵高架上了。

“行吧。”

“啊啊啊哥哥我最爱你了!就在你上次教训我前男友的那家店对面的日料,快来哦。”许栩兴奋道。

挂了电话,再看看前方都快塞成shi,许翊嘴角的弧度瞬间消失。“XX的,堵车堵车堵你妈的车,我妹要请我吃饭,耽误了你们赔的起!?XXX!”

好的嘛,许医生骂人了。

不知堵了多久,也不知接了许栩多少个催促电话,许翊终于到了那家日料店。对面是一家酒吧,他就在那里把许栩那个渣男友暴揍一顿。

日料店的装修风格充满和风,里面几乎都是小包间的榻榻米。许翊很快找到了妹妹订的那一间。

刚要进去,门从里面被推开,一个身着和服的服务生端着个托盘,托盘上还放着几个调料碟,闷头往外走。许翊没注意,两人撞在一起。

“咣当”一下子,那服务生的托盘飞出去,人也向前歪倒。许翊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她,另一只手很不幸正被一只打翻的调料碟扣住。调料汁顺着手往下滴,一股芥末味儿在空气中晕染开来。

“啊……阿嚏!”许翊打个喷嚏,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冰冷冷的都能冻死人的那种。许栩“嘶”地倒抽一口凉气,赶紧站起来,“怎么搞的,哥你没事儿吧。”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啊先生。”那服务生才缓过来,就差点被许翊的低气压冻死,站直后连连鞠躬道歉。

“道歉有什么用,还不赶紧的把这里给收拾了,你是傻吗?赶紧的,我哥对芥末过敏,你这是怎么做事儿的。”许栩训斥道。

那服务生也是年轻,都快要哭了,“真的,实在是对不起啊……”

许翊表面上冷若冰霜,内心狂喜:妹妹竟然还记得我对芥末过敏,因为担心我而这么着急,这也太可爱了叭!!!真不愧是我的妹妹。

“那啥,哥……要不你去洗洗手?”许栩小心翼翼道,“还好没洒衣服上,洗手间出门左拐右手边哈。”

许翊点点头,一脸高冷的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小瓶洗手液,草莓味的,粉红色半透明瓶子。

……

清凉的水流从水龙头里涌出,将混合着芥末味的草莓味泡沫从手上冲掉。许翊的手指长且白,指节突出,格外好看。

他把手从水流里拿出来,甩甩水珠,凑到鼻子底下,随即皱眉。手上还是有股恶心的芥末味儿。

许翊再次挤了点半透明的草莓味洗手液在手心,两手揉搓起泡沫。他按摩了一会儿又冲掉泡沫,想起了那个服务生。

怎么说呢,她给人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估计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周围都缠绕着一丝普通人看不到的黑气。

是的,许翊不是普通人,可他确实是人。此人表面上是外科医生,其实他曾经是一个叫做五湖的神秘组织的二把手。当然,那只是曾经,他早就回归正常生活了。

五湖是一个专门处理不正常事件的组织,据说从封建时期就有了这玩意儿。由于现在的社会和谐稳定,百姓安居乐业,没有幺蛾子,五湖也就渐渐没落。这次遇到的服务生着实不正常,但也该引起注意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啊。

“还是给秦术说一下吧。”许翊想,抬起手想抽一张卫生纸来擦手。可当他看过去,看到一个人站在抽纸盒前拼命抽纸。那人看起来挺高,还挺瘦,头发颜色很隔应,不知道是黑里挑染了很多白还是白里挑染了很多黑。

许翊就默默的看着黑白毛抽纸,黑白毛像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扭过头两人对视了一眼。许翊清楚的感觉到,这人眼神里毫不掩饰的好奇,以及来呀打我呀的欠揍。奇怪的是还有一丝丝的疑惑和惊讶,不过不是很确定,便认为是自己判断错了。

等到黑白毛抽光了最后一张纸,十分潦草的在手上胡乱擦了擦,转过头像是才发现许翊一样,挑眉道:“需要卫生纸吗?抱歉我都给用了。”

许翊很想打人,但还是波澜不惊的没有任何动作。

“要不你将就将就。”黑白毛把手里那一坨自己刚擦过的纸巾递过去,“你不嫌弃的话。”

许翊内心有点懵,表面上冷漠的瞥了黑白毛一眼,转头就走。

“呵,没礼貌。”黑白毛冷笑一声,转身走进一个厕所隔间。

“哎呦我的天,可算是回来了。”许栩在包间里等的花都要谢了,无奈只好自己先开吃。见到哥哥进来,可算是松了口气,老哥没掉坑里太好了。

许翊在榻榻米上坐下。他的手上还有未擦干的水珠,所以什么都没碰。许栩见状,丢过去一包卫生纸,“哎老哥,你有没有在卫生间碰到一个小男孩,四五岁,萌萌哒的那种。”

许翊摇头,擦手。小男孩没见,到是有一个神经病抽光了所有的卫生纸害得我得回来擦手,还挑衅我来着。

这时候,纸糊的推拉门外面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影子,接着门被推开了,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男孩站在门口。

“唔,白白,快上来。”许栩招呼。那个被叫做白白的小男孩甜甜的叫了声“姐姐”,开心的光着脚丫跑过来。白白的确很白,整个人矮乎乎还胖嘟嘟的,像是一个球,还像个糯米团子。

莫名其妙的,许翊竟然觉得这小鬼和刚刚卫生间那智障很像。

白白跑到桌边,一下子扑进许栩怀里。许翊此人本就不喜欢小孩子,再一看那小鬼直接扑进许栩怀里占她便宜,气场马上变得很冷。

白白倒是丝毫没被冻着,笑嘻嘻道:“叔叔好!”

许翊:“……?”为什么我妹是姐姐我就是叔叔。

下一章可以使用键盘 →